移动互联网IPO大逃亡

  • 时间:
  • 浏览:23

欢迎关注《创世纪》微信订阅号:思那创世纪

正文/赵雷

资料来源:燃料金融(身份证号:冉采静)

“现在不行,我什么时候要等?”

2020年的火爆行情让部分投资者坐不住了。一位参与了一家互联网教育独角兽早期融资的投资者告诉《燃烧的金融》,在过去的半年里,他每天都在查看要投资的项目列表。给创始人打电话,让他们快速做财务合规,准备材料,提前联系投行。"不管能不能上,先排在队里."

创始人更加焦虑。去年市场已经很冷了。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大部分都是破碎的,一级和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没想到,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全球经济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松了一口气,对金融市场也是一方受益。a股、港股、美股都迎来了牛市,投资者疯狂向股市投钱,让原本打算流血上市的创始人兴奋不已。

那些超级独角兽,稳如泰山,也开始抓住这个“最后的机会”。

10月8日,平安集团投资理财平台lufax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寻求在纽交所上市。经过上一轮融资,估值接近400亿美元,IPO融资金额可能达到20亿至30亿美元,有望成为美股历史上最大的金融科技IPO。

在中国,蚂蚁集团寻求同时在科技创新板和港股上市,估值2800亿美元;另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京东数码分公司也落户科技创新板,估值有望达到300亿美元。这两家重量级公司都会对a股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在中科院《互联网周刊》年公布的“2020新经济独角兽企业150强”榜单中,蚂蚁集团、lufax、京东分别排在第2、5、7位,该榜单上的其他超级独角兽已经在上市的路上了。

图源 /《互联网周刊》

排名第一的字节跳动将在一年内以500亿美元的美国估值分割Tiktok;排名第三的滴滴出行被认为最早于2021年上半年在香港上市,估值超过600亿美元,但滴滴随即否认阿里在线拍卖上曾有“全球领先的在线汽车旅行平台公司”。“部分股权拍卖,标的是A轮优先股,说明滴滴管理层和投资人在上市上有分歧,但确实有人着急;排名第四的aauto rapper也报道今年将尽快在香港上市,估值约500亿美元。

“不是今年,是明年,明年晚了。”一位投资银行家告诉《燃烧的金融》,“现在,不管是巨人还是刚刚过了10亿美元的独角兽,只要不是在赌未来的硬技术,就是在抢着落地。这可能是移动互联网上市的最后一波。”

技术红利和人口红利将消失,持续近十年的一波浪潮将随着最后一批独角兽巨头的上市而告一段落,技术和资本的血腥故事也将暂时告一段落。

IPO大逃亡

“看着其他公司的股票翻倍,我有几个前几年去学习的老同事,得到了一些期权。现在大家都已经在北京买房了。这就是生活和羡慕。”陈明叹了口气。虽然工资高,但还没上市。他很久都不想做了,但是公司估值很高。他无法承受手中的选择权。“别看了,上市就能翻好几次。”

随着疫情的肆虐,全球资产配置正在向股市倾斜。3月份美股回暖后,各大指数见底,一路上扬。即使经历了8月和9月的震荡,部分涨幅也有所回调,但截至目前,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28.35%,深证成指上涨了30.42%,上证综指也上涨了9.11%,恒生指数下跌了12.84%

这使得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得到了大量的油水。从今年迄今的涨幅来看,很多互联网公司的股票涨幅都在100%以上,如威来、Renren.com、向谁学习、壳牌、JD.COM、拼多多、bilibili、网易有道、美团点评、小米等。如果你购买上述任何一家公司的股票,并持有一年以上,你可以获得非常高的投资回报。

图 / 老虎证券 燃财经截图

在全力赚钱的同时,很多公司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机会。那些超级独角兽,一直以为市场会给出最高的价格,直到最后,但这个时候,连他们都眼红了,上市成了他们面前的最佳选择。

根据CVSource的投资数据,2020年整个市场的新股发行数量将达到1540股,几乎是去年的两倍,其中433股IPO,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403股IPO。金额方面,今年中资企业IPO融资金额高达6279亿元,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5986亿元,更不用说蚂蚁集团这样的巨兽了。

许多业内人士预测,这波a股将从SMIC开始,随着蚂蚁集团的上市而结束。“蚂蚁的体型太大了。上市后会吸纳很大一部分市场资金。到那时,投资者手中和市场上都没有钱了,牛市可能会停止。”一位长期研究二级市场的券商人士对福安金融说。

对于这些独角兽来说,晚上去市场的次数越多,就意味着只能吃剩下的。这是一个很大的逃避,可以比作“抢钱”太多了。对于中小型新经济企业来说,即使打得再狠,也要跑到这些巨无霸面前,否则只会被碾压。

即使是上市巨头也不想错过这个绝佳的市场机会。2020年,赴美上市的互联网股票在港开始了一波二次上市,先是阿里、JD.COM、网易,然后是bilibili、携程、新东方等。这不仅能提振股价,还能增强投资者信心。

我很着急排队上市,已经上市的也很着急,但最着急的是前几年资本泡沫中诞生的独角兽,一轮又一轮的融资,迟迟没有等到退出的机会,不愿意亏本卖给别人。对于那些几乎绝望的投资者来说,2020年的这波行情是他们唯一摆脱的机会,甚至还有希望赚点小钱。

上述参与某互联网教育独角兽前期融资的投资人都很焦虑。他曾经为自己的资产感到骄傲,甚至膨胀。2018年,网络教育最火的时候,有人上门以当时30%的估值溢价收购他。他手里的股权,他立马拒绝了,“我上市了,远不止这个价”,但随后网络教育轨道渐渐变冷,他手里的这些股份越来越像是卡在他心里的一块石头,被压得粉碎

大家都知道,错过这一次,下次就不知道猴子的日期了。相对于疫情过后回归正常的货币政策和市场热度,新经济中的企业家更担心未来的资本是否会青睐他们。

移动互联网尘埃落定

独角兽,这是一个感动了无数互联网人的名词。如果一个创始人能把公司打造成独角兽,他就步入明星创业者的行列,足以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中扬名立万。然而,今天,越来越少的人可以自豪地声称他们的公司赚了10亿美元。一位企业家说,他活着就满足了。

以前很容易成为独角兽公司,现在越来越难了。

在《互联网周刊》《2020中国新经济独角兽企业排行榜》中,如果你仔细研究,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几只估值最高的独角兽,没有一只是在过去三年里成立的,最年轻的排名第27位。华大知止从事生命科学和医疗卫生领域仪器设备的研发。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名单上大多数公司成立于2013年

巧合的是,2013年到2015年,是PC时代最后一波上市高峰。2014年,共有31家公司陆续完成IPO,比2013年的16家几乎翻了一番,其中阿里巴巴当之无愧。排名第一的球员,JD.COM在2014年1月更早上市,此外还有莫莫、雷霆、智联招聘、聚美友等。2013年,

一边是疯狂上市,一边是老玩家谢幕。2014年,中国的股票公司纷纷从美国回家。这些公司大多启动了私有化进程,如盛大游戏私有化、巨人公司私有化、九城私有化等。“美国市场看不懂中国的游戏公司,就像看不懂现在的虎牙、斗鱼、YY等直播公司一样”。回归a股是当时很多游戏公司的想法。

回到2020年,许多中国股票将被私有化。这些也是互联网“老人”,比如新浪、58城、携程、易车、聚美溢价、搜狐畅游,甚至时不时会有人问百度什么时候退出美股。

图/ 视觉中国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因为它与某种规律不谋而合:从盛到衰,又一个时代走到了尽头。有的公司可以完成自我进化的历史飞跃,有的只能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还没有落地的公司,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空间继续成长发展。上市不仅关系到创始人和投资人的财富自由,也关系到公司能否积谷防饥,等到下一次。

被优酷合并的土豆,因为上市不成功,在移动互联网到来的前一天晚上倒下了。

然而,毫无疑问,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经消失。榜单上最好的独角兽公司已经是“老人”了。CVSource的数据给出的结果显示,2018年成立的独角兽只有4只,2017年成立的独角兽有12只,2016年成立的独角兽有19只,2015年成立的独角兽有44只。比如2015年成立的品多多,

互联网变得平静了。在科技记者袁看来,科技公司的创新在没有更新底层技术的情况下已经普遍枯竭。一些公司参与了出租车、外卖、电商、本地生活等传统行业的互联网改造过程,在激烈的竞争中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最终,资本主导的合并宣告结束。

一个细分行业的龙头公司上市,往往意味着行业已经尘埃落定。即使不是唯一的,也是双或三方结构,整个互联网行业几个领先的超级独角兽都会上市,这意味着移动互联网的故事很快就要结束了。

资本和技术:飞轮何时再次转起来?

2014年,大众创业创新八个字首次出现在达沃斯夏季论坛上。当时很少有人明白这八个字的威力。有人在中关村创业街的咖啡厅和总理握手,他们以巨大的能量掀起了一股创新的浪潮。

到2019年,全国只有1427家新的创新创业公司,但在2014年和2015年,双创刚刚提出,这个数字超过了9000家,2016年成立了2053家创新公司。

县城手机店老板小米就是一个无意识的历史见证人。2015年和2016年,每个学生都放假,他来店里排队买手机。村民进城时,也会给乡亲们带几百元钱。智能机回去了,“聊微信方便。”小米靠手机店买了20多万的大众汽车,开了一家50多万的街边小店上小学。

现在,他每天都在担心他的钱。手机生意不好,门口冷清。有时候他一天只能卖两部手机,赚50块。他问大家什么生意好,想尽快转行。

宏观数据是国内手机出货量增速连年下滑。2015年,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为5.18亿部,同比增长14.6%。然而,2020年1-9月,国内手机市场总出货量仅为2.26亿台,同比下降21.5%。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大报告》显示,疫情期间激增后,全网月用户回落到平均每月11.55亿的MAU。

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失后,连时间红利都快用完了。即使在疫情加深了人们对互联网的依赖之后,2020年6月,全网用户人均时间仅增长了5.2%。

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无聊,你的生意我也要做。即使不一定有效,现在流行一个时髦的词,“内卷化”,公司之间的价格和公司内部员工之间的加班时间越来越高,就像获得客户的成本越来越高。

互联网公司开始争夺“内功”。说白了,他们比谁都实惠。外部资本开始收紧他们的口袋。首先,他们没有钱。第二,真的没有什么比自行车共享的故事更让人全身热血沸腾的了。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帆在2018年接受36的采访时说:“大、小巨头把各种服务搬到移动互联网上,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但从投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个已经玩得差不多了。”

资本的偏好开始转向,要么是硬核技术,要么是B端业务,拉出最新独角兽的名单,普通C端用户可能会很困惑,就连常年关注投融资的风投记者,每次有融资新闻,都要问百度公司在做什么。

“再投资消费互联网项目,真的买不起。入口已经被巨人控制了。很少有风投能轻易打破这种模式。不如着眼未来,更有把握的投资医疗和硬技术,虽然回报慢。但我要工作。”一个投资者对燃烧财经感到激动。

图/ 《超体》

《三体》年,地球基础物理研究进展被智子锁定,科学家只能在应用层寻求突破,但这条路终究走不下去。有些有理想的物理学家自杀了,留下来的都是长叹一声。4G技术周期中的技术红利和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使得资本和技术的飞轮逐渐变慢。只有经过漫长的技术积累,等待下一次技术突破,才能再次迎来爆炸性的应用层创新。

“如果以10年为一个周期,2010年推出的移动互联网将是上交答卷的时候。流量红利被各方侵蚀后,腰互联网公司也触及了最后的天花板。同样的轨道上,除了面临越来越高的壁垒,也有可能面临巨人的毁灭性扩张。接下来最重要的是保持稳步前进而不是冒险,这是符合资本逻辑的自然之举。任何可能伤害骨头的创新都会让这些公司犹豫不决。”元赖斯写于《腰部互联网没有新闻》。

2020年到2021年,当最后一批移动互联网用户通过IPO逃入安全领域时,这个行业还会有惊喜等着我们吗?

*标题图来自《饥饿游戏》。应受访者要求,陈明和小米是假名。